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爱我班

乘着梦想的翅膀,我们从这里起飞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张建国老师原创)远去的“赊小鸡儿”声  

2010-11-15 15:21:08|  分类: 潍坊风俗民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寿光慈家、倫家,不少家庭曾以孵鸡为副业。所孵小鸡儿个大,旺相,成活率高,母鸡下蛋多,当地经济拮据年代的重要收入来源,是寒亭,尤其西部妇孺皆称的“慈伦大鸡”。卖鸡人向东游走叫卖:“赊小鸡儿喽——赊小鸡儿!”紧邻的高里镇近水楼台,能最早听到这韵味十足的吆喝声,能最早挑选到中意的小鸡儿。那为什么“赊”,而不是现金交易呢?除了乏钱因素外,卖方体恤买方,稍后得到报酬,既能博取好感,容易得到市场,又是自信的表现——出手的鸡,蛋会下得拾不迭,有良知人绝不会赖账,迟了日子少不了钱。从买方说,鸡好,卖掉仨俩蛋的钱就能顶一只小鸡儿;又不要我当场拿钱,隔了老时节才来收,赖账就伤天害理啦。所以说,赊小鸡儿是最能体现淳朴民风的古老交易活动之一。

春末临麦口,赊小鸡儿声吆喝起来,老婆婆新媳妇好像听到了“集节号”,纷纷跑到街上,把担来的两只圆形鸡网笼(也叫网笸箩)围起来,让洁净可爱的小精灵在掌心里活蹦乱跳,反复审量。细心的还在地上撒捏小米儿,让鸡们争,由此挑选强梁的、啄食快的、动辄咛逐同伴的,断定这样的肯活。最盛气凌伴的往往是公鸡,属避弃一类,可形体太小,“部位”上看不出来,安能辨它是雌雄?委实让人难取舍,时常让卖主给挑。即使他不耍小心眼儿,真心备为,也不敢十拿九稳断公母。“那就碰碰时气吧,要是公的,养大了就宰了打馋虫。”女人们只好这样拿定主意,并自我安慰说。卖主见小鸡兜在了衣襟里,就用笔记下数目和新主人的姓名,也可能问问住哪条街哪根过道哪个门儿,你说他信。等到秋末冬初农活拾掇完,“碌碡顶着场院门” 盘点一年收入的时候,“赊小鸡儿的来喽——收钱”声响起,袅袅飘进人们耳鼓。还是那“赊鸡一族”,跑出去,指着自己的面孔:“还记得我模样吗?”或者喊着自己的名字,对号还了钱。有的鸡特能忽悠人,小时像个“俏姑娘”,越长越露本相,以致高耸冠子成了“噪公公”。摊上这情况的,不是不还钱,可难免带出抱怨:“赊了你七,五是公的!”收钱人嘿嘿一笑:“你们家里也是有了口福食,好犒劳吧?”还钱人抿抿嘴,好像香味还在,笑笑,承认了。钱一次不一定能收齐,需要再来。养鸡女人赶集上店、走娘家闺女家,估量着可能这几天来收钱,就委托邻居代还上,或者请传口话哪天再来收,保准在家里伺候着等等。

鸡永远要养,可赊卖这种形式远去了,哪家随时都有钱,时间对谁都很宝贵,不必绕弯子拖拉了,一手钱一手货多斩截。现在换了吆喝声,“卖小鸡儿喽——卖小鸡儿!”一字之变;小鸡儿由担挑变成了机动车载,卖主不必那么奔波劳顿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