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爱我班

乘着梦想的翅膀,我们从这里起飞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[原创]初冬登黄山  

2011-12-29 22:13:23|  分类: 天下奇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初冬登黄山

 

文 / 塘溪河

 

从逍遥溪到白鹅岭

 

游黄山,我们是从逍遥溪起步的。我们在揽胜桥上等车,在桥上看逍遥溪,那真是个好地方,溪中乱石密布,流水淙淙,两旁修竹茂木掩映。南面花山秀木青碧,但霜色更加重了。北面紫云峰岩石从山上直垂下来,成为石壁,直垂溪边,壁顶苍松挺立,杂树丛生。

车到了,人们说,走吧,山上好地方多的是。我们就坐车到云谷寺准备登山。时间尚早,缆车还未开,我们决定步行。

从云谷寺到白鹅岭,山势缓缓上升,坡度不是很陡,正好看景。

路是在一条峡谷上,左面全是奇峰,一个挨着一个,无披无挂,好似顶天立地的巨汉,裸着身体,立在一旁审视着你。黄山有名的是奇松奇峰奇石。这路上,松还不怎么样,峰石已见奇了。那钵盂峰,峰顶就像个倒放的钵盂,这钵盂之大,当是天神才合用。才几步,又见立着个佛掌,五根粗大的手指一样的长短,当然是佛才会有;不远又是黄帝飞升后留下的天狗,举首望日,让人看去,似乎听到声声犬吠。一路上,石象纷呈。只要用心,总可以发现奇妙的山石:像天鹅孵蛋,像喜鹊栖梅,像水牛吃草,像猫儿嘻戏……顾得看景,忘了走路,后面挑夫的吆喝声里,我们才知道阻了别人。有一队挑夫挑着东西上山来了,担子沉沉的,显然不轻。他们吆喝着整齐的号子,一起一落,雄壮有力,跟两旁雄峰的回声相应和,给山增添了雄风和生气。挑夫的队伍慢慢的向山上转去,那号子声隐隐从山上传下来,在山峡里久久回荡。 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

山路渐陡,上山时穿的衣服多了,渐渐的觉得热,衣服一层一层的剥。刚才望白鹅岭好像不远,走了这半天,抬头一看,白鹅岭还是那个样,只觉得岭上的索道站就像个小小的鸟笼在头顶上悬挂着。只好勉力的爬吧。中午时分,终于登上了白鹅岭,手扶栏杆一望,只见万山匍匐于脚下,刚才走过的石阶小道,人们如蚂蚁般,慢慢的蠕动。心中不由得生起万千豪情,只想对着群山长啸。

 

北海·黄山松·猴子观海

 

过白鹅岭,往北就是黄山北海景区。这里满山满峡都是树,我们在山林中穿行。那些没有叶似枯了样的是杜鹃。要是二三月,这满山的杜鹃开花,会是多么的灿烂锦绣!有叶的是松。你在这枯树丛中转,苍劲的青松会突然间站在你的眼前,告诉你:松是不会枯的。在北海,你到处都可以见识黄山松的风姿。或挺,或卧,或伟岸,或盘旋,或孤芳自赏,或千树争奇,立峰巅,攀崖上,像黑虎,像麒麟,像巨人屹立,像苍鹰展翅,像猿猴攀援,像几兄弟手挽着手,……不仅告诉你它顽强的生命力,还告诉你松世界的丰富多姿。在往始信峰的路上,有一对松,手拉着手,脉脉相对,教人想起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的名句。这一对恋人不知什么时候起就这样站在这里,风里,雨里都这样相依站着,也不知将这样站下去到何时。两情相悦,海枯石烂吧。连理枝侧的散花坞里,有一立石如笔,笔尖盘着枝矮松,松锋苍劲,此笔之妙,当是神造。散花坞里,一川锦绣,当是它的大作!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梦笔生花)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黄山松)

在北海有个景点不可不去。那就是清凉台——黄山观日出最佳处。现时日已中天,无日出可观,却见狮子峰前,有小峰一座,平顶,上立一石猴正朝前方眺望,据说是在观海。但今天天晴极了,无云海可观,也许是望峡中峰林耸立,抑或是在听松林里隐隐的松涛?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猴子观海)

西海峡谷

 

我们在始信峰看松,在狮子峰上看石猴观海,指点散花坞的深远,一阵熟悉的号子声吸引了我们,我们寻声而去,原来是翻修望海楼,几个壮汉抬着巨石,是建筑楼基的吧。号声雄壮激越,穿林越岭,在群峰中回荡。我们来到西海门,才知道上午的时间花得有点冤。在这里,大自然这个伟大的画家在我们面前铺开了最壮丽的画卷。群山踊跃,万峰挤拥,利如斧削,似千军万马,舞剑指天;又似万马奔腾,浩浩荡荡,恣意驰骋,一时间狼烟四起。我站在悬崖边上,心潮起伏。我就像站在一只船上,前面是浪峰卷拍,波涛腾涌,直扑过来。心似在摇晃,身也似在摇晃。我紧紧的扶着栏杆,心还是微微感到颤栗了。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西海大峡谷)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峡谷栈道)

我折服于大自然的伟大力量,我觉得我是在欣赏天地间最伟大的交响乐,又像是在阅读一部气势磅礴的诗稿。排云亭前,峰林险峻,沟壑深邃幽远,山石奇诡,气象万千。什么仙女弹琴、天狗听琴、武松打虎、仙人晒靴……每一峰山石都有一个优美的名字,每一个名字后面都有一段神奇的故事。据说,八仙中的铁拐李从这路过,被这里的美丽景色迷住了,挟在腋下的一只靴子掉了下来都不知道。千百年过去了,这只靴子还静静的挂在这里。斜阳下,透着红光仙气。远望深峡邃壑,却见雾霭苍茫,仙气缥缈,恍惚中,只见苍茫里似有仙人翩翩起舞,“仙人踏高跷”,不是多事人给你指出,决不会想到那是一块山石。其实就是山石吧,几千几万年仙气缭绕,也都成仙了吧。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 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霞光下的西海) 

飞来石·百步云梯·迎客松

 

从排云亭往南,不远处有个著名的景点,那就是飞来石。那巨石仿佛真是从天外飞来,上大下小,立崖边,斜身探海,人们担心它时刻会飞下崖去,但千百年来,它却纹丝不动。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飞来石)

从飞来石往南,过平天矶,越光明顶,天海旅舍,爬上一座山坡,巨大的鳌鱼峰横在面前,张大着口等着。我们从鳌鱼张开的大口中钻进去,才知道里面无限的艰险。在鱼腹中转了几转,战战兢兢的下到峰南,回身仰头看时,鳌鱼峰像堵巨壁在头顶上悬着。正暗自庆幸险峰已过,一座更高更陡的峰耸立在前面,“壁立不知顶,崔嵬势接天”。望石级直上天际,想着登的是黄山第一高峰,心中豪情又生,上吧。上不多久,山势就越来越陡,要手脚并用了。慢慢地只觉双脚机械起来,每上一级就要多加一分力量。而且有一段石级就是悬在崖边上,想想身旁是万丈深渊,每上一级又添一分惊悚。脚机械的抬着,一级,一级,一级,四周景物视而不见,似乎一生中要做的事只有一件,那就是攀登。也不知爬了多少石级,总算是上来了。心在急跳,脚在发抖。但人还是兴奋得手舞足蹈。放眼四望,万山皆朝伏。一种庄严阔大的情感涌上了我的心。想象徐霞客在那个无路可攀的时代攀登的艰难,现在我才真正理解他登顶后那种“狂叫欲舞”的情感,更敬佩他不畏艰险、努力向上的精神。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莲花峰)

歇了口气,还得下山。上山不易,下山更难。石级道弯了几弯,突然隐没,穿过一道石缝,探身一看,倒吸了一口凉气,一道石梯似乎垂直的从峰南直挂了下去。心也一下的就随石级垂了下去。我们贴在石壁上,目不敢斜视,先是向下盯着脚,看脚放准在石级上了,又抬高瞄着手,看手抓准了石阶,如此循环。仿佛一生的心思都放在这石级上了。胸贴在石壁上,脚似有千百斤重,一级一级地往下挪。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终于下到峰脚。人是下来了,心还挂在上面,回头望望——云梯,真佩服古人起的这个名字。喘了口气,转过一块巨石,心不由得又一紧,云梯又在前面挂了起来。但山沟里过不了夜,硬着头皮还是上吧。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 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百步云梯)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玉屏峰)

下午四时左右,终于上到了玉屏峰。我们一下就在迎客松前的石板上坐了下去。我望松前热闹的人群,望着迎客松伸出的手臂和宽阔的怀,心有说不出的温暖。却见迎客松的枝叶渐渐的泛起红彩,朝西一望,只见西天一片辉煌的橙色,太阳正像个深红色的气球,悬挂在西海群峰尖上。整个西海沐浴在晚霞中,远峰影影绰绰,霞光缭绕,近处峰谷黑黝黝的,峰顶却金碧辉煌。竟是一幅前所未见的瑰丽壮观的画卷。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迎客松)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黄山落日)

夜黄山

 

从玉屏峰上下来,穿一线天,过蓬莱三岛,下到天都峰脚,天色已晚。天色已晚实在是个漂亮的借口,望望矗立在眼前的“猿猴愁攀援”的天都峰,实在再没有攀登的勇气了。

[原创]初冬登黄山 - 塘溪河 - 塘溪河畔

 (天都峰)

过了天门坎,天已渐黑,到半山寺时,虽才下午四时多,天竟黑了。夜黄山又另有一番景象。

当太阳沉进西海,夜幕就从四面八方围过来,周围的一切也都沉进黑暗里。刚才身前身后的人影一下子的消失了,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下我们仨。一切的声音也都沉寂下去了,只有我们三人的脚步声。偶尔,两旁山林中传来一两声鸟的鸣叫。朝林中看去,只见一些斑驳的月光和树枝横斜的影子。抬头望望天,只觉得天是从没有过的湛蓝,那么纯净,月黄得那样明亮,也那么纯净的贴在这水洗般的天幕上。回头看看,天都峰淡灰色的影子,就在月亮底下,顶天立地的耸立着。我们踏着细碎的月光,摸索着。夜黄山,那么静,那么安然,那么神秘。

回到温泉,已是六时多,我们在黑暗中摸索了近两个小时。

 

人说黄山有四绝:奇松、怪石、云海、温泉,我没见到真正的云海;人说,黄山有四大特点:雄、秀、险、幻,我也许没真正领略到幻,也没欣赏到秀。但没有云海,我看到了黄山赤裸裸的真;没有烂漫的山花,我在那枯枝败叶中,感受到了黄山的粗犷;没看到黄山日出的雄伟,却欣赏到黄山日落的辉煌。我们在东海看峰,在北海观松,在西海赏石,之后经历黄山主峰几上几落,伏贴挪爬的艰难恐惧与乐趣,在前山又领略了夜黄山的寂静与神秘。仅凭自己的力量一天爬了七十多华里的山路,兴奋而去,兴未尽而归。黄山又给我留下一点遗憾,一点神秘,一点诱惑。我想,在不久,我会又发重游黄山的宏愿的。

(图片来自网络)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